中国人寿股票



从《穷人的银行家》看农商行信贷管理

点击数: 时间:2020-06-02 作者:周文华 来源:株洲办事处

《穷人的银行》作者穆罕默德·尤努斯,孟加拉人,经济学博士,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。穆罕默德·尤努斯在这本自传中,主要讲他是怎样从将27美元借给42位赤贫村妇的私人举动,到创办格莱珉银行,进而将其发展成为一个拥有380万个客户、累计发放贷款44.46亿美元、年贷款余额近5亿美元、不良率低于1%、到期收回率达到98.89%的银行(2004年数据)。

尤努斯坚信,借贷是一项基本的人权。为此,他提出了简单而充满智慧的解决贫困的方案:为穷人提供适合他们的贷款,教给他们几个有效的财务原则,然后,他们就可以自己帮助自己。他通过向穷人发放小额贷款,致力于帮助他们摆脱贫困,使成百上千万的万的人改善了生活,实现了人生的价值,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。

格莱珉银行,翻译过来就是乡村银行的意思,它专注于向最穷苦的孟加拉人提供小额贷款。它宗旨的为穷人服务的银行,目标是帮助穷人实现个体创业,从而使他们永远地摆脱贫困生活。从这个方面讲,这和我们农村商业银行的名字、定位、宗旨、目标有很多相似之处。都是姓农,都是主要为农民服务,都是帮社会最底层的老百姓改善生活、发家致富奔小康。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,更是我们的使命和存在的价值。作者尤努斯通过这个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,我觉得我们的事业比他更伟大,我们农信成立更早,帮助的人更多,所以我们从事的是光辉的事业,我们应引以为豪。

1983年创办的格莱珉银行,到2004年,短短20年的时间可以做到拥有380万个客户、格莱珉银行累计发放贷款44.6亿美元,贷款余额近5亿美元,并且更让人钦佩的是它不良率可以做到低于1%,到期收回率可以达到98.89%。为什么呢,它的贷款管理方面有哪些特点呢?我主要从这方面来结合我们自己的工作实际,和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一些浅显的认识。我认为它有四个方面的特点,值得我们借鉴学习。

贷款主体

格莱珉银行发放的贷款主体全部是穷人,放在现在来说都是老百姓,农民。其中格莱珉银行的贷款客户绝大多数是女人,贷款客户380万,96%是妇女。我觉得这是它的不良率低的一个主要原因。格莱珉银行实践的过程中,发现了借贷给女人,比借贷给男人,更能够给家庭带来变化。妇女更为顾家,更容易把所得的收入用于食物的采购,对房屋的装修,医药和对孩子的教育上。在往深层次分析,大部分女人比男人在性格上更稳,行为上更谨慎,更循规蹈矩,她们的信用程度、偿还意愿普遍比男人高很多,所以女人贷款的风险比男人小很多。在我们中国,我们的妇女同志受传统思想的影响,绝大多数的妇女也是这样,一心一意为了家庭、孩子付出。在我们大家生活中接触的人中,我们也很少看到女人赚了钱不及时还贷款,去用于赌博的,大事挥霍的,更重要的是女人投资经营的理念更稳健,这与我们管控风险,稳健经营的理念是相通的。在此我们能不能建议开发创立一个“巾帼英雄”贷款产品,专门大力支持敢做敢拼的妇女创业经商,鼓励各农商行发放妇女贷款,简化手续,利率给予适当优惠。有利于降低贷款风险,增加基础客户数。

贷款额度

格莱珉银行发放的贷款额度小且散。截至2004年末,格莱珉银行累计发放贷款44.6亿美元,贷款客户总数380万户,平均每户换算成人民币仅有7042元。我想这是格莱珉银行不良率低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。这跟它的定位和专注度有很大的关系,二三十年只做一件事,只专注于向最底层的人提供小额贷款。这样做的原因有三。一是在孟家拉处于社会底层的占比达到了50%,客户群体庞大,并且被其他银行抛弃。市场定位较准,把自己的领域做精做专。二是贷款额度小,风险就小,只要是勤劳的人,用于积极改善生活质量的,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予以偿还。三是贷款分散,风险就分散,基数规模上去了,正常情况下不存在集中大面积爆发风险可能性。

读到这里我受到很大启发。回到我们农商行的工作上来,之前我们热衷于“赚快钱”和规模快速增加,多少有一些偏离的主业和脱离三农的情况。我们忘记了我们的出身和使命,其实我们经营管理大额贷款、大额投资的能力和承受大额贷款、投资风险的能力比较弱,决定了我们更多应当做小做散。例如,株洲市辖内注册资本金最多的是株洲农商行也才8.8个亿,茶陵、攸县、炎陵都只有3个多亿的实收资本。但之前有的农商行单笔贷款做到了1.2个亿,甚至更多,5千万以上是常见,非标、信托业务一搞就是2、3个亿。这么大金额贷款和投资,哪一个暴雷我们都承受不起,都会是致命的。

我们现在都说全国农信看浙江,全国都在学习他们的先进做法,但我们更应该看到的是浙江农信十一年“走千访万”深耕支农支小的普惠路的坚持。现在我们欣喜的看到全省农信系统都在全力回归本源,专注主业,坚持支农支小的定位与初心,致力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。我们必须保持专注、扎实开展“党建共创、金融普惠”工作,夯实客户基础,把我们的产品和服务送到千家万户。仅我们株洲辖区有100万户农户和居民,目前全辖贷款户数仅10万,不到十分之一,我们的市场潜力巨大,我相信只要坚持不懈的走普惠之路,一定会有一个质的飞越。

保证方式

格莱珉银行的贷款全部都是小额信用贷款,无抵押无担保,说明小额信用贷款是最安全。小额贷款其实就是人品贷款,只要他是勤劳的,做正经生意的,借款用于为了家庭,为了改善生活的,可以大胆的投放。最纯朴、最讲诚信的其实就是勤劳的农民。以醴陵农商行的2019年12月31日的数据分析,截至12月31日,其贷款余额73.68亿元,不良贷款余额1.29亿元,不良率为1.75%,但10万以下小额信用不良贷款余额仅0.2亿元,不良率仅为0.29%,仅占不良贷款余额的17%;但担保和抵押贷款占了8993万元,占了70%。不管是不良率还是贷款的额度,醴陵农商行都是很低很低的。再分析株洲农商行去年12月31日的数据,同样证明了这个观点。2019年12月31日,株洲农商行的不良贷款1.8亿,抵押和担保的贷款1.7亿,占比高达94%。

所以不管是学习格莱珉银行还是自己数据分析,告诉我们必须坚定不移的走支农支小的普惠之路。我们管理贷款的时候,过分强调和看重抵押物了。分析表外的不良贷款,这么多抵押贷款,我们农商行通过拍卖抵押实现贷款偿还的比例有多少,大胆一点估计不到20%。并且通过法院起诉拍卖执行,要经过繁琐的程序,最少要1-2年的时间,不利于风险的及时化解。

还款方式

格莱珉银行的贷款全部采取分期还款的方式。但是我们农商行的一个最大特点,除了按揭贷款之外,我们90%的贷款的还款方式是采用到期一次还款的模式。其他银行30万以上的贷款几乎都是分期还款。这就是很奇怪的地方。我在支行工作过,我们的贷款,有95%以上是到期了采取借新还旧的方式续借。到期还款不到5%,这就不利于风险的管控。续借5年10年的很普遍。但我们知道,经商办企业是有风险的,客户资金按月按季回笼了,我们不及时收回,不相互养成还贷款本金的习惯,让他继续全额使用贷款在周转外投资做生意,等到哪一天这个客户失败的时候,他就成了不良客户。同时在他的惯性思维里面,农商行的贷款只要还利息就可以了,本金可以无限期的使用。等还了五六年的利息,他会觉得,我的利息都快超过本金了,就会形成还款的惰性,还款意愿会逐年降低。

如果我们普遍实行分期还款,本金利息一起收,即使客户出现了风险,他的本金已经收回来的一大半,他违约的成本会增大,还款的意愿会增强,不会为了这一点贷款额度,而形成不良记录,进入黑名单。这有利于风险的控制。

信贷管理应该找到风险、收益、规模的三者最佳平衡点。我认为我们农商行应该推广和运用采取分期的还款方式。采取分期还款最大的优势是培养客户的还款习惯,降低风险,增加收益,还可以迅速的抢占优质客户,扩大规模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分析一下。吸引一千万的存款,我以两种方式发放出去,一种是放10笔100万的贷款,年息7.2%,月息6厘,两年,到期一次还款。另一种是10笔100万元,2年,利息5%,月息4.16厘,分24期等额本息还款,哪种好一些?我们现在农商行普遍是第一种,而市场和客户会选择第二种。

但是到底谁的综合收益高一些呢?第一种到期的利息是144万元。第二种到期全部收回利息是100万。表面看上去第一种的收益高一些,但第一种方式本金要两年以后才能收回。如果采用第二种方式,银行每个月可以收回本金83万元,可以再以低利率放出去。到了两年以后,我们再来对比到底谁的实际收益高。同样是发放1000万元,第一种方式是144万元,第二种方式是195万元,比前者还多了51万元。

现在一些人总说优质客户留住不,认为我们成本高、利率高而缺乏竞争力,其他国有银行是利息低。其实,只是管理上的一些区别,只是一个还款方式的改变,就既可以增加竞争力,迅速抢占客户、扩大市场和增加收益,又可以降低风险。所以,我们农商银行有必要大力推广和运用分期还款的方式。

分享到: